<noframes id="1pnfv">

        <track id="1pnfv"><menuitem id="1pnfv"><video id="1pnfv"></video></menuitem></track>

        <delect id="1pnfv"></delect>

          <menuitem id="1pnfv"><sub id="1pnfv"><progress id="1pnfv"></progress></sub></menuitem>

            <p id="1pnfv"></p>

            <em id="1pnfv"></em>
            <ol id="1pnfv"></ol>
            <big id="1pnfv"></big>

              <font id="1pnfv"></font>
                <address id="1pnfv"><sub id="1pnfv"><th id="1pnfv"></th></sub></address>
                <menuitem id="1pnfv"></menuitem>

                    <pre id="1pnfv"><dfn id="1pnfv"></dfn></pre>

                  <th id="1pnfv"><meter id="1pnfv"><span id="1pnfv"></span></meter></th>

                      <pre id="1pnfv"><big id="1pnfv"><rp id="1pnfv"></rp></big></pre>

                        急诊成慢诊 如何破解?

                        更新时间:2022-05-01 15:19:59 所属栏目:医院 作者:林慧颖

                        摘要:市第二妇幼保健院里,一位家长抱着正在输液的孩子。本报记者魏云鹤摄医生每天接诊不少小患者。本报记者魏云鹤摄市中心人民医院一显示屏提示候诊人数和时间。“昨天我们医院的门诊量是2000多,仅儿科门诊号就挂了800多个。”日前,市第一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早晨8点到晚上10点半,急

                        市第二妇幼保健院里,一位家长抱着正在输液的孩子。本报记者魏云鹤摄

                        医生每天接诊不少小患者。本报记者魏云鹤摄

                        市中心人民医院一显示屏提示候诊人数和时间。

                        “昨天我们医院的门诊量是2000多,仅儿科门诊号就挂了800多个。”日前,市第一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早晨8点到晚上10点半,急诊儿科挂了450个号,我们甚至紧急请求休息的儿科医生支援。”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林芸说。“3月1至31日,我一共看了2762名患者,因我还有行政工作要做,我看的肯定不是最多的。最紧张的时候,急诊儿科出现候诊长达11个小时。”市中心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新生儿科主任、市医学会儿科分会主委张坤尧这样说。“儿科爆满”、“儿科告急”在刚刚过去的3月,因天气反复无常,病毒细菌侵袭,身体抵抗能力较弱的儿童轻易中招,市区多家医院儿科医护人员与疾病进行一场拉锯战。看急诊变成了“慢诊”,家长有怨言;从早上诊病到晚上,医生很疲惫……不仅仅是在惠州,广东乃至全国各大医院均如此。

                        儿科火爆现场

                        候诊人数220,候诊时长约11~12小时

                        “老的感冒了,小的发烧了,一家人全病倒了。”近期朋友圈里无情地被流感刷屏。记者在市中心人民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市第一妇幼保健院儿科门诊看到,患儿病得无精打采,有的躺在家长怀里哭闹,有的咳得小脸通红,有的贴着退热贴趴在家人肩膀上;家长面色憔悴,神情焦急。家长中不少是请假带孩子看病的,大家都焦虑地往挂在墙壁上的排号显示屏张望: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记者在市中心人民医院急诊儿科看到,显示屏上显示:“急诊儿科候诊人数220,候诊时长约11~12小时。”

                        “护士能不能再帮我加一个号?我可以等,我想找廖医生帮小孩看。”一个早晨9时许,市民李女士带着久咳未愈的孩子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二楼儿科门诊,当时儿科专家廖火生当天的专家号已发放完毕,慕名前来找他看病的李女士只能摇摇头,黯然离去。

                        市民张先生的小孩出现的也是咳嗽、流鼻涕之类的上唿吸道感染症状,从市区江北开车到市中心人民医院带小孩看病。记者问及为何不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医疗机构就诊,“到社区医院我心里还是有顾虑,万一看不好拖久了孩子更难受。我只想小孩子快点好起来。”他说。

                        医院如何应对

                        轮休医生回院支援,最高峰11个医生同时坐诊

                        3月中旬某天早9时许,市第三人民医院儿科二区主任黄海忠带着同事刚查完房返回办公区,十多名家长已把他的办公室堵得水泄不通,纷纷将病历本递到他桌上、手上。“黄主任,我小孩还没有好彻底,昨晚又发烧了。”“我小孩咳得好凶,吐了一晚上。”“等我喝口水先,好吗?”黄海忠面色尴尬,紧张的一天就在窘迫中开始了。

                        如此繁忙的医生,不仅他一人。市中心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新生儿科主任、市儿科协会主任委员张坤尧说:“我们哪里能起来上厕所?早晨8点前就得做好喝水、排尿,然后一坐一上午。中午12点虽然是下班时间,但还得继续看病,等到下午两点匆匆扒口饭做一下准备,就到了下午两点半的上班时间了。”

                        “我看专科的病人比较慢,一般一天也就75个,中午要拖到1点多才能下班。”市中心人民医院儿科门(急)诊副主任刘秀芳说压力山大,直唿今年的儿科患者就诊数量明显超过往年。

                        “早晨8点到晚上10点半,急诊儿科挂了450个号,我们甚至紧急请求休息的儿科医生支援。”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林芸介绍,平时医院儿科门诊开放6个,急诊儿科开放1个诊室,但为了应对今年3月来暴增的儿科患者,医院特增加儿科医生坐诊率,急诊儿科开放2个,儿科门诊开放9个,最高峰时11个医生同时坐诊,以减少患者候诊时间。

                        医生叹压力大

                        一个月他接诊患儿2762人次,有的医生不堪重压转行

                        “一天平均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儿科医生不堪负荷。”张坤尧打开电脑翻开系统数据:3月1日至31日,他共接诊患儿2762人次,以每人次平均用时5分钟,这个月他共诊病约230个小时。此外,在病房他周一至周五每天查房前后耗时1.5小时,还需留半个小时交班交待。以一个月4周计算,每月在病房工作时长40个小时。“除这些之外我还有行政工作,所以我不是我们儿科医生中接诊最多的。”他说,一个月仅门诊和病房两边的工作时间(270小时),按正常上下班者来算需要约6.7周。儿科医生紧缺比较常见,这几年该院儿科医生有的转了科室,有的辞职从商,有的去当老师。

                        “儿科医生的收入按目前绩效考核很难提高。”张坤尧说,儿科医生收入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科室总收入-总支出)×22%,另一部分则是医生诊金。“儿科是‘哑科’,很多情况患者自身不会表达出来,需要医生凭经验判断,但又不能出差错。同时儿科患者小,很多药物不能使用,或能用的药物是成人的八分之一,以及检查较少等实际情况,所以该科室收入方面不如其他科室。儿科医生的收入与强度不相匹配,与繁重的诊疗工作和压力相比,儿科医生的收入也是难以吸引医生的重要原因。”他说,提高儿科医生待遇才能让儿科不被冷落。

                        建议

                        增强小病在社区就医意识,提前预约错峰就医

                        “诊金没有门槛,分诊没有门槛,很多家长只要孩子生病就往大医院跑,也是给儿科带来压力的一方面。”张坤尧说,以前就医的患儿,护士会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先做一个简单的分诊,但如今医患关系紧张的大环境下,儿科医生被打在该院也曾有发生,想让某位家长让另一位孩子先看,不太可能。

                        “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也是我市一直倡导的就医理念。希望患儿家长对患儿病情有基本的判断,比如有些患儿只是流鼻涕就去看急诊,并无必要。一窝蜂到医院,反而可能被其他传染病传染。”林芸说,增强家长的健康教育知识,也是近年来市区各大医院在义诊、宣教中做的大量工作。

                        “我认为儿科医生越难当,就越应该提高入行门槛。”张坤尧认为,例如医生技术的提高、及早精准发现问题、长期的培训机制等,使人们对儿科医生有了好评,这个行业也才不会被人们“谈之色变”。

                        林芸认为,要减少儿科患者的等候时间,医院流程方面在导诊这一块可以把很多工作先做,例如候诊时,护士对家长、患儿的情绪安抚,对发烧病人先量体温、紧急情况下先服用退烧药等措施,都能有效减轻医生的部分工作,也能让患儿或家长更安心一些。同时,目前各大医院开通了电话、微信公众号等预约看病新模式,家长可通过这样的方式,提前预约,错峰就医,减少不必要的等待。

                        知多点

                        什么是急诊?

                        急诊就是专门为重症和急症病人服务的。在应对完这部分病人后,有余力和人手的情形下,才安排解决其它就诊需要。卫生部将急诊病人按病情分为“四级”,濒危病人、危重病人、急症病人、非急症病人。按照这个分级,1级的濒危病人和2级的危重病人必须马上处理,而3级和4级的急症病人和非急症病人只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安排就诊。(综合)

                        儿科急诊小贴士

                        去不去医院别光看体温

                        儿科专家介绍,他们看病最关心的不是孩子发烧到了多少℃,而是3个关键词:精神、胃口和唿吸。有时孩子发高烧了,但如果不超过39℃,且精神状态好,能吃能睡,那也未必就要频繁跑医院,可以先在家观察一下。(综合)

                        专家建议

                        儿科需要价值回归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人下降到10万人,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据广东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测算,“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预测2016年至2020年广东户籍人口每年将多出生15万人至18万人,而省内注册儿科医生总共仅有8200人,缺口巨大。随着“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儿科如何回归价值、服务社会成为公众共同的关注。专家建议,从人才培养、福利保障、完善社保网络等方面加强。

                        四川省人民医院小儿外科主任刘文英建议,在医学院校中恢复儿科专业,同时加大对儿科医生的规范化培养,增加儿科医生的待遇、理顺发展机制,让更多人愿意投身儿科。

                        “儿科需要价值回归。”广东省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王波说,应加强对社会的引导,让儿科岗位更有“价值感”。倡导本身愿意从事儿科医学的人,坚持梦想方向,形成良性循环。(综合)

                        本版文/图(除署名外)本报记者李芳娟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

                        攵女乱h边做边打电话_乱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娇妻被朋友日出白浆抖内_欧美人与动牲交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