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pnfv">

        <track id="1pnfv"><menuitem id="1pnfv"><video id="1pnfv"></video></menuitem></track>

        <delect id="1pnfv"></delect>

          <menuitem id="1pnfv"><sub id="1pnfv"><progress id="1pnfv"></progress></sub></menuitem>

            <p id="1pnfv"></p>

            <em id="1pnfv"></em>
            <ol id="1pnfv"></ol>
            <big id="1pnfv"></big>

              <font id="1pnfv"></font>
                <address id="1pnfv"><sub id="1pnfv"><th id="1pnfv"></th></sub></address>
                <menuitem id="1pnfv"></menuitem>

                    <pre id="1pnfv"><dfn id="1pnfv"></dfn></pre>

                  <th id="1pnfv"><meter id="1pnfv"><span id="1pnfv"></span></meter></th>

                      <pre id="1pnfv"><big id="1pnfv"><rp id="1pnfv"></rp></big></pre>

                        广州一三甲医院暂停儿科深夜急诊 待遇低两年没招到一个人

                        更新时间:2022-05-02 17:42:55 所属栏目:医院 作者:李姿伶

                        摘要:每经记者金喆“金眼科、银外科,千万不做小儿科”,这是医学圈广为流传的“科室收入定律”。而广州市黄埔区唯一一家三甲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区近日发出告示,10月13日起,将暂停23:00以后的下半夜急诊儿科,仅收治危重症患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该院停止夜班儿科急诊的原

                        每经记者 金喆

                        “金眼科、银外科,千万不做小儿科”,这是医学圈广为流传的“科室收入定律”。而广州市黄埔区唯一一家三甲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区近日发出告示,10月13日起,将暂停23:00以后的下半夜急诊儿科,仅收治危重症患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该院停止夜班儿科急诊的原因是医生排班排不过来,由于儿科待遇低,近两年一直没有招到一个人,而不少民营医疗机构的儿科却频繁挖角成功。

                        和睦家广州诊所医疗总监夏凯莉对记者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儿科诊所出现在高端民营医院,很多优秀儿科医生出走的最关键原因是为了有尊严地行医,儿科高强度工作负荷与不对等的收入是另一主要因素。

                        医院称因儿科医生缺乏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在官网发布“调整急诊儿科开诊时间告示”,称因医院儿科医生缺乏,儿科开诊时间调整为7:50-23:00。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儿科主任柯志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前东院有近20个儿科医生,全天大概500个病人是可以满足排班的。但去年走了4个,还有2个在休产假,现在加上退休教授,也只有14个儿科医生。而公立医院招人要求必须是名牌大学毕业,但因为待遇原因,没有人会愿意来,近两年来一直没有招到一个人。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广州地区已有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等四家三甲医院暂停儿科急诊。而在全国,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多家医院也因儿科医生告急而采取限制儿科挂号数量、暂停儿科急诊甚至暂时关闭整个儿科的通知。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统计,目前我国的儿科医师不到10万人,相对于0至14岁儿童的2.6亿人口,平均每两千名儿童只有一位儿科医生,缺口至少超20万。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需求将进一步扩大。

                        位于珠江新城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是不少广州、甚至广东家长带小孩就诊的首选医院。公开数据显示,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日均门诊量1.2万—1.3万人次,仅有600多名儿科医生分班次予以消化,同时还有大量手术、住院儿童的治疗。

                        广州市民陈先生对此深有体会。今年2月的一个工作日,他带出现发热症状的儿子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看急诊,“晚上9点多,走廊里到处都是排队的家长和小孩,我排到270多号,等看完医生已经凌晨三四点了,一晚上没合眼。”

                        儿科医生“三高两低”

                        公立医院暂停儿科急诊,是儿科医师人才培养机制缺失、儿科医生生存压力大等恶性循环的结果。深圳市儿童医院院长钟山曾评价,儿科医生“三高两低”(高风险、高难度、高投入、低满意度、低产出),医生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与回报严重不对等。

                        今年3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工作12年之久的网络大V裴洪岗在微信公众号上宣布辞职。他在《我辞职了》的文章中直言,儿科医生工作量大,辛苦,医患纠纷高发,风险大,还穷。所以如果有别的可选,大多数医生不愿做儿科医生,这也是儿童看病难的主要原因。

                        “这是一个老话题,儿科医生活最多,又不赚钱,再加上医患关系尖锐,很多有经验的优秀医生为了能得到一份受尊重的工作,选择出走。”夏凯莉谈到,在目前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奖金与收支结余挂钩,儿科检测费用微不足道,药品收入也不高,很难带来经济效益。

                        这些负面因素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不少优秀医生选择辞职,要么改行,要么投奔民营医疗机构。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2015年,深圳市儿童医院共有36名医师及139名护士辞职。成都某民营医院医生李静就是“逃离公立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此前她曾在一家三线城市公立医院儿科工作三年。李静说,她离开公立医院的原因就是待遇太低,原来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元,民营医院开出的万元月薪很有吸引力。

                        不过,遍布全国的儿科告急局面有望得到解决。夏凯莉告诉记者,一个乐观的趋势是,随着业内唿声不断,社会和医院开始重视儿科人才培养和儿科医生待遇提高等问题。2013年开始,针对儿童医疗的高端民营医疗机构迎来爆发式增长,现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已经有上百家,儿科市场的巨大需求将得到缓解。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

                        攵女乱h边做边打电话_乱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娇妻被朋友日出白浆抖内_欧美人与动牲交免费观看